明朝占星师:序章

 

明朝占星师序章

明朝,是中国最后一个汉人封建王朝。也是中国人对华夏文明最后的依恋。

汉文明的文化与科技,文学与艺术,都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。明朝也许不像宋朝那样熠熠生辉,遥遥领先于世界。甚至被人视之为黑暗,它用八股考试禁锢思想,它用厂卫特务机构大兴刑狱,血醒残暴。但有明一朝,“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”,明朝的皇帝,无论是雄才大略,还是优柔平庸之辈,从来没有一个屈膝投降,明英宗没有,最后的崇祯皇帝也没有。明成祖朱棣第二次御驾亲征扫荡蒙古,班师回朝后说:“我朝国势之尊,超迈前古,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,无汉之和亲,无唐之结盟,无宋之纳岁薄币,亦无兄弟敌国之礼”。

崖山之后无中国,明亡之后无华夏。或许是太多的遗憾和无奈纠葛在一起,让华夏子孙对那个最后的汉人王朝有太多的不舍与悲哀,所以才愤怒的责难它。

往事已矣,当我们拨开历史的尘埃,重新审视那段历史,在历史的角落,在明帝国中,有那样一群人。他们,或高居于朝廷;或寄身于行伍;或行走于江湖……他们用禄命学推算命运,预测仕途功名。他们用六壬术预测军事,料敌先机。他们,就是我所要写的《明朝占星师》。中国的传统术数,无论是用于预测人个命运的八字命理和紫微斗数,还是占卜君国大事的六壬神课和奇门遁甲,本质上都源自于天文占星。所以,我更愿意用占星师这个词来称呼那些剖析阴阳,卜问未来的先哲们。

暂时拟定要写的。有《大六壬指南》的作者,出身于军人世家的陈公献。有《六壬大全》的作者,怀庆府推官(相当于今河南沁阳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兼审计局长)郭载騋。有《三命通会》的作者,先后任河南道监察御史、福建兵备参议等职的万民英。以他们著作中所记载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为纲要,结合相关历史背景,从另一个特殊的视角,来窥视明朝三百年的历史。

唐朝诗人王建的大六壬诗

太白行吟图

眼底贫家计,多时总莫嫌。蠹生腾药纸,字暗换书签。
避雨拾黄叶,遮风下黑帘。近来身不健,时就六壬占。

唐朝诗人王建,写的这首非著名唐诗《贫居》。诗人在一千多年前活得不甚如意,贫病交加中写下这首《贫居》,不经意间,却给我们留下一条大六壬流传与发展的重要线索。现今有关大六壬的书籍、资料,常常会引用这首诗,以佐证大六壬占卜术在唐朝已经比较普及。

王建(约767-约830年),唐代诗人。字仲初,颍川(今河南许昌)人,享年约六十七岁。家贫,“从军走马十三年”,居乡则“终日忧衣食”,四十岁以后,“白发初为吏”,沉沦于下僚,任县丞、司马之类,世称王司马。他写了大量的乐府,同情百姓疾苦,与张籍齐名。又写过宫词百首,在传统的宫怨之外,还广泛地描绘宫中风物,是研究唐代宫廷生活的重要材料。著有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、《郡斋读书志》、《直斋书录解题》等皆作10卷,《崇文总目》作2卷。

大六壬占项目投资

大六壬占投资失败

顾先生大六壬占卜新项目能否赚钱。

分析:我告诉对方,此课大不吉,不但无法赚钱,还要耗费很多钱财。四课三传,以及年命上神,均不见财与青龙等类神,已是不吉。更糟糕的是,干上神为日干脱气,干上神所乘之天将太阴,又为丑土之脱气,是脱上逢脱。毕法赋有云:“脱上逢脱防虚诈”,但凡求财、生意、合作,皆为虚耗不实之象。又课象反吟,丁马俱逢,一幅风雨飘摇,动荡不安的境况。数月后此君反馈,市场远非当初想象的那样,反复折腾,尝试多种可能的营销手段,最终还是做不起来,只得作罢。

六壬课如下:

公历:2010年3月8日
阴历:正月廿三
四柱:庚寅 己卯 丁巳 乙巳
月将:亥将甲寅旬子丑空
春分:3月21日1时48分

   贵 后 阴 玄
   亥 子 丑 寅
  蛇戌    卯常
  朱酉    辰虎
   申 未 午 巳
   合 勾 青 空

   空 贵 勾 阴
   巳 亥 未 丑
   亥 巳 丑 丁

   兄 丁巳 空 
   官 癸亥 贵 
   兄 丁巳 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