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六壬占两千万过桥资金

过桥资金

客户何先生,在S市有一套商业门面。每月门面出租所得的租金,与银行贷款利息大致持平。而按现在实体经济下滑的态势,未来升值潜力有限。何先生自己公司实业也颇具规模,于是想把该处物业出售,套取现金用于自身业务发展。出售的想法已经有一两年了,无奈整个门面面积过大,虽然有意购置的人不少,但都资金实力有限,无法吃下这么大的面积。分拆出售,既影响现有租约,也会导致交易环节的繁琐和麻烦。

到今年下半年,终于有人愿意整体购买。已经签订意向购买合同,何先生为了交易,已经毁了现有租约。整体作价3600万,但购买方暂时没有这么多现金。合同约定,对方先打1600万到何先生账上,然后拿意向合同去找金融公司贷款2000万过桥资金。只有过桥资金到位,买方才有能力完成交易。过户完成后,买家拿门面找银行抵押贷款,再去把过桥资金还上。如果过桥资金没有成功批下来,则交易取消,何先生退还买家1600万订金并支付利息。

买家已经找了成都一家金融公司借贷2000万过桥资金,目前在等待过桥资金消息,何先生求占交易能否成功。起大六壬课如下:

公历:2016年7月31日
阴历:六月廿八
四柱:丙申 乙未 甲寅 庚午
月将:午将甲寅旬子丑空
立秋:8月7日10时39分

   勾 青 空 虎
   巳 午 未 申
  合辰    酉常
  朱卯    戌玄
   寅 丑 子 亥
   蛇 贵 后 阴

   蛇 蛇 蛇 蛇
   寅 寅 寅 寅
   寅 寅 寅 甲

   兄 甲寅 蛇 
   子 丁巳 勾 
   官 庚申 虎

按此大六壬课,我判断:
一、伏吟,占交易必然迟滞、阻碍。现在受阻于过桥资金,处于伏吟而无法动弹的状态。
二、四课归一,干支及阴神都乘螣蛇。螣蛇主纷争、惊扰、纠缠。螣蛇居寅,曰生角。此交易复杂勾连,不能顺利了结。
三、三传“寅巳申”三刑,多方牵扯,互相不能配合。如同三国混战,群雄并起,还是守着自己日干上的禄,不要介入其中。
四、干乘禄,在三传凶险的情况下,不可妄动。动则受中传之脱,末传之克。
五、末传申为官鬼,又遁庚为鬼,并乘白虎,同时申又是驿马。为大凶之兆。《毕法赋》有云“虎临干鬼凶速速”,“虎乘遁鬼殃非浅”。又为马载虎鬼格,毕法赋注解说“乃虎鬼作日之驿马是也,凶祸尤速。占讼,必得罪于远方,极妙”。末传为事终,下月就是申月,建议何先生静观其变,不要介入或变更现有交易方案,如果能过申月再说。

一月后,求占人何先生反馈。8月29日得到买家消息,成都金融公司是家骗子公司,不但过桥资金没有下来,还被骗36万,与何先生之间的交易只得取消。成都公司在贷款下来之前,要求该门面买家先付200万利息。好在买家留了个心眼,要求付到银行共管账户,这200万最终能拿回来。但贷款公司找了个合同上的瑕疵,还是找买家拿走36万。

事后总结,申为西南,成都正在本市西南。申为鬼,遁鬼,乘白虎凶将,又并驿马远遁而来,正是远方成都金融公司出了大问题,导致整个交易失败。大六壬以十二地支为天地盘,很方便作出方位定位。《大六壬指南》中,陈公献为明代崇祯朝文武官员占卜官职、钦差,会得哪个地方官职,有诸多方位应用的六壬案例。

大六壬学习与进阶指南

学习大六壬

中国五术“山医命卜相”,在“卜”的领域,大六壬与奇门遁甲、太乙神数并称三式。三式无疑是占卜学的巅峰,但正因为大六壬曲调高雅,难免和者寥寥。直到最近几年,才研习者渐多。但很多人仅仅是因为听说大六壬的准确度更高,断事更详细,慕三式之名,基于一种盲目的崇拜,而不是结合自身条件来学习大六壬,往往事倍功半,难以取得好的学习效果。

大六壬与六爻学习比较

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对《易经》感兴趣,于是学习六爻占卜,进入了术数圈子,然后才了解到大六壬这一比六爻体系更庞大严密的占卜术。严格来说,六壬与六爻不是一个体系的。如果你已经是六爻高手,转学六壬自然事半功倍。但很多初学者却常常是朝秦暮楚,六爻也还不能准确断事,知道大六壬这种占卜学巅峰的存在,又去研究六壬。六爻与六壬判断思维不同,半桶水的六爻基础,反而可能对建立大六壬的断课思维有一定影响。大六壬是纯天干地支体系,不用易经八卦,六爻则与易经结合较深,是建立在易经六十四卦基础之上。而如果有良好的八字基础,则贵人诀(六壬贵人起法非常重要,不可错用)、刑冲克害、三合六合、空亡等概念都是通用的,倒是会对学习大六壬入门阶段起到很大帮助。六爻虽然也有刑、害、长生十二神概念,但实际上并不是主要判断依据,六爻教程大多也不会深入讲解。但刑、害、长生十二神等,在大六壬中非常重要,如果无法理解三刑自刑的概念,连大六壬入手式的宗门九课都不能过关。宗门九课是大六壬最基础的概念,不会宗门九课,就排不出大六壬课盘,等于是六爻占卜不会起卦一样。

大六壬学习曲线

周易术数这类学问,一个不变的原则是,易学的不好用,好用的不易学。大六壬体系庞大,取象丰富。四课三传对事物运行规律模拟形象。大六壬属于学习曲线起始很陡峭的那种,但一但跨过这道坎,你就会觉得非常好用,应验如神。甚至做到来人不用问,一课多断。不像有些术数,天花板过低,精通之后,因为体系的问题,信息量不够丰富,无论怎么努力,自身预测水平和准确度都难以再提升。而大六壬以笔者数十年占卜经验来看,综合比较其它术数,大六壬预测体系的精准可靠,是值得投入毕生精力去研习的。登上这个巅峰,自然一览众山小,只是高山仰止,知易行难!

学大六壬如何看书

说到看什么书的问题,大六壬要想跨过我前面说的坎,《毕法赋》、《课经》、《大六壬指南》、《六壬粹言》、《壬学琐记》这几本古籍是必须熟读理解的。不像六爻和紫微斗数这类普及度比较高的术数,有大量现代人的书籍教程可以参考,要想学好大六壬,没有良好的文言文阅读能力,会是学习过程中最大的障碍。大六壬古籍浩如烟海,有“车载遁甲,船装六壬”之说。随便翻翻世界各大图书馆的古籍善本目录,就会发现大六壬的典籍要远多于奇门遁甲,更不用说太乙神数了。这还不包括散录于二十四史、文人笔记等史料中大六壬预测政治军事的课例。既然选择研究大六壬,想必是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心存钦慕,如果只是走马观花,找本《白话易经》之类的书翻翻即可,何必入大六壬这个深坑。学大六壬而不能直接阅读文言文古籍,等于是在这片海洋上浮光掠影,而那些珍贵的宝藏、瑰丽的奇景、远古的述说,都沉淀在海底深处!

大六壬的课格与“定式”

其实学好六壬没有什么捷径,一半靠背书,一半靠实战。

先说说背书,就如同学英语一样,书店里的书什么最吸引人?无非是《XX方法》、《XX日速成》,很多人都迷失在方法里,却忘了最根本的是背单词,词汇量不够,学再多的方法都没有用。学大六壬,是要花大量的精力背口诀的(当然还要理解)。只有你背下来了,看到相关的象,才有可能想起来,才有可能知道是验的什么事!所有的术数初学者,不止是学六壬的,都有一个毛病,不背书,学完德合鬼墓破害刑冲……就靠这些基础法则去推导吉凶。六壬课不是这样断的!五行生克不能包打天下,不是生就是吉,克就是凶。你需要记忆大量的“定式”,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些书里的内容。

这就像下围棋。围棋可以说是世界上规则最简单的游戏,任何一个人几分钟就可以把它的规则弄明白,但围棋同时又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游戏。围棋所蕴含的变化,每多推算一步,复杂度都会曾几何级数增加。为了简化这些计算,棋手在局部战斗中,用前人实践总结出来的套路落子,被称为围棋定式。

大六壬跟围棋类似,不遍览棋谱,熟记定式,是很难真正登堂入室的。《毕法赋》、《课经》、《大六壬会纂指南》……这些前人总结的占断经验,就相当于是定式,不熟读、熟记这些口诀,断课只知道按神将取类象,按刑冲克害一步步推导,是难以领悟大六壬的精华的。所以大六壬是一门体系复杂,记忆量大的学问。

大六壬断课实践与提高

再说实战,初学者通常都“勤”于实践,有事没事都起个课出来验证一下。古人讲无事不占,就像没病不要吃药一样浅显的道理。初学者最大的问题就是胡乱起课。自己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,起课看一下;朋友明明没来问你,也起课看一下;甚至是微博上发生了什么事件,某某在群里提到什么事,都按时间起个大六壬课看看。大六壬体系结构与天文密切关联,大六壬的正时,是有严格的起课要求的。

自己朝九晚五上班,一天又一天,一年再一年,重复同样的生活,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占卜的事情?哦,没关系,网上有论坛,有QQ群,实践机会大把。如果你要这样搞,趁早洗洗睡吧。无事不占,不可滥占。本来就是芝麻大点事,你强行起课,有吉凶你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。比如你这会儿出门逛街,起个六壬课,路边买了瓶可乐灌下肚,偷瞄了几个美女,然后——回来了!吉凶在哪里?但如果老天眷顾你,想让你学六壬的道路上多一些收获,路边买了瓶可乐灌下肚——结果店主找了张假币给你;偷瞄美女,结果被人家男朋友暴捶一顿。然后——回来了!六壬课上肯定很强烈而且形象的显示你遇到的事情。不是说小事不能占,而是小事通常没有什么吉凶,尤其当你初入门,功力不够的时候,往往分析的点都不对,更不用说提高学习六壬的水平了。很不幸,你在网上找到的组织也是这类爱好者汇集的地方。那该怎么办?一方面,小事就不要起课了,更不要贴到网上祸害别人。另一方面,努力扩大自己的人脉圈子,让人家知道你会六壬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牛X技术。只有重要的事情才有比较清晰的发展轨迹,只有你身边的事你才能比较清楚的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。即使有很多身边的朋友找你占课,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,至少有一半人的不会主动给你反馈应验结果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如果你还是想问有没有什么容易点的路,我通常都会建议从紫微斗数学起(八字也可以,不过紫微斗数更容易入门)。算命术相对比较好实践,也无需像占卜术强调天人感应,否则一个错用正时,先锋已失的六壬课,再怎么分析总结,也不会有正确的经验。算命术对于大众来说,接受度更高,实践机会更多。比较好培养起兴趣和算准之后的成就感。还有就是可以培养你的粉丝群,再让他们有事找你用六壬占卜,这样实践的机会就多了。再说,算命是基本素质,连个命都不会算,好意思跟人说是研究术数的么!

算命与占卜的区别

不是专业研究术数的人,大部分是分不清算命和占卜的区别的。很多人会报生辰八字给你,叫你看看他最近某笔生意是否能成。算命十年不出门,风水三年走天下,如果你接触到“周易”这一行的职业圈子,会发现大师们主要在干看风水和起名改名的活。为啥?因为这两件事情最好赚钱,又不容易出错,只要口才好,说得是那么回事,就行了。而算命多少是个技术活,客户也不都是祥林嫂,总是说些模棱两可的话搞不定的。而占卜,比算命更难。因为算命,无非是有没有钱,当不当官,婚姻如何,有没有某种疾病等等,从紫微斗数命盘或八字里去找相关的特征就好了。有了这些限制范围,蒙也能蒙对几条。而如果是占卜,譬如说占卜一个生意,可能根本无法启动,可能做了但亏钱,可能合伙人撤资,可能货物被盗,可能重要员工离职,可能遇到诉讼……这些,需要极丰富的断课经验与联想能力。算命是在一个有边界的圆里聚焦思考,占卜却是根据中心点进行无边界的发散思维。大六壬是占卜术里最高层次的学问,既然学大六壬,就不要仅仅满足于判断个吉凶。事物是复杂而多面的,屌丝追到了女神但她却怀了高富帅的孩子,你说这是吉还是凶呢?

文言文功底对学好大六壬的重要性

那大六壬高手去哪儿了?好想找名师指点一下啊!但,人家凭什么指点你?每天和土豪喝茶聊天收红包的人生多惬意。大六壬这种秘术,放在二三十年前,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得遇名师,便只能自己一个人挑灯苦读。由于有互联网,现在的世界日趋大同,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些网上的同好,加入一些网络社群。但不要指望QQ群里有高人来指点,没有贬低的意思,一个英语专业八级的人会愿意天天和一堆初中生讨论英语问题吗?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写文(请搜索dlr720关注本公众号),我会打这么多字让它淹没在论坛的口水中,在QQ群里一闪而过吗?

最后再强调一下,你的文言文水平如何?良好的文言文水平,是看懂《毕法赋》、《课经》、《大六壬指南》、《六壬粹言》、《六壬大全》、《壬学琐记》、《壬归》这些书的先决条件。千百年大浪淘沙,这些书是大六壬典籍里的精华。你文言文好,就意味着可以直接跨越时空的阻隔,去直接聆听邵彦和、凌福之、陈公献、刘赤江这些前辈先贤的教诲。现代人的书可以用来帮助理解,但学习大六壬绕不过去的还是大量古书口诀的记忆。

明朝占星师:蝴蝶效应(一)

蝴蝶效应

在中国历代王朝的创建者里,朱元璋是很特别的一位,特别在于他的出身。放牛娃出身,做过长工,当过和尚。穷点不是啥大问题,甚至是优点,长期扎根基层,了解人民群众疾苦。所以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,老朱有露脸的时候,通常形像都还是蛮正面的。

但问题是,老朱家太穷了。

朱元璋苦逼的人生,对他的人生观产生了严重的影响。他从小吃不饱,眼睁睁看着父母兄弟饿死。他亲眼目睹官吏贪赃枉法,不顾人民死活,所以他憎恨贪官。他觉得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,是公仆,不是来享受的。

除了憎恨贪官,朱元璋还打心底厌恶那些文人和商人。他的大半生,已经定格在“种田、放牛、当和尚、打仗”上面了。鲜衣怒马,风花雪月,这种高富帅的生活,几乎没有与他的人生发生交集,直到后来的排斥与厌恶。在他的人生华丽的完成了屌丝到皇帝的逆袭之后,坐在龙椅上,充斥他往昔记忆的,还是那些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田野,那些新鲜的热腾腾的牛粪,或许还有那些白净水灵的村姑妹子!

找老婆,还是得找那样的啊!能持家,能生儿子,不吵不闹,就够了。

所以,老朱留下祖训,明朝的皇帝、亲王,都不许娶大臣的女儿。从根源上断绝大臣与皇家结亲,出现内外勾结的事情。终明一朝,从来没有出现过外戚干政。主要是老丈人家都是贫下中农,顶多也就是个小公务员,没势力,也没能力。一朝女儿伴在君王侧,拿点银子花花,再弄个一官半职,也就知足了。至于干预朝政,就算有那个想法,也没那个能力。

明朝三百年,真是做到了后妃莫问出处。整个明朝,除成明成祖朱棣的徐皇后出身显赫之外,其它后妃宫嫔,都以是选秀女方式,从民间平民百姓或低级官员家选取。

明朝选皇后,选妃子,首重德。这个德,按明朝的标准,就是勤勤恳恳,话到嘴边想三分,行事低调不张扬。至于漂不漂亮,无关紧要,甚至是要扣分的。皇帝也是要接受包办婚姻的,娶什么样的老婆,由不得自己。长得太漂亮,估计连皇帝的面都见不着,就被一帮太监宫女投了反对票。这可是给皇帝选老婆,你选个大美女送过去,是想媚惑皇帝,让他沉迷女色么?

皇帝可不是个轻松的职业,职位过于热门,竞争压力大。每天上班超过八小时,全年无休。除了学历之外,有一副能承受高强度工作的好身板也是必要条件。每晚XXOO,身体又不是铁打的,哪能吃得消。家国天下,皇帝得为了江山社稷,必须每天超负荷的工作。

按这样一套“政治正确”的标准筛选下来,在明朝当个皇帝也真够悲摧的,君临天下,富有四海,每天上班被大臣们骂,下班了想儿女情长一下,结果……怎么说呢,那感觉,就是你好不容易看完了《新闻联播》,终于可以换台了,怀着看《非诚勿扰》的期待扑过去,尼玛,原来是《晚间新闻》。

朱由检,我们一般叫他崇祯。

作为明朝最后一位皇帝,在找老婆这件事情上,崇祯是幸运的。他除了有个贤良淑德的大老婆——周皇后,还有个貌美如花而且精通音乐的小老婆,也就是卓怀王的母亲田贵妃。

美女,对明朝皇帝的老婆这个群体,绝对是稀有动物。田贵妃是当之无愧的美女,不光是美貌,她还拥有那个时代女性少有的才艺。因为,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出身——扬州瘦马!

历史上扬州的美女,大多出自于后来名满天下的“扬州瘦马”。扬州处于长江与淮河的交汇之处,景色宜人,气候温和。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在这种潮润暖糯气候滋养下,扬州的女性也生得温婉动人,柔情似水。

田贵妃,名叫田秀英。她出身青楼,青楼并不是一个很上流的地方,但也不是一个很下流的地方。不要听到青楼,就想到怡红院之类。青楼除了卖身,卖艺才是主业。在那个没有电影,没有网络游戏,夜生活贫乏地时代,青楼肩负着丰富广大人民群众娱乐生活的历史重任。

青楼按现在的观念来看,更多的是娱乐业。但田贵妃的这个出身,终究不是一个很体面的事情。不过,没有关系,这里是明朝!

多年以后,崇祯接过哥哥的皇位,登上风雨飘摇的大明权力峰顶,怀里搂着如花似玉的小老婆。忍不住问了心里一个多年的疑问。

崇祯:“听说你们娱乐圈很乱”?

田贵妃:“嗯”!

崇祯:“听说还有潜规则”?

田贵妃:“……“

崇祯:“呃……你没有被潜吧”?

田贵妃涨红了脸,轻咬着嘴唇,顿了顿:“没有”。
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