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六壬毕法赋

大六壬毕法赋

《毕法赋》成书于南宋理宗年间(1224年到1264年),是壬学中的纲领性文件,如同《黄金策》之于六爻,《烟波钓叟歌》之于奇门遁甲。

《毕法赋》的优点在于,它成文于大六壬最兴盛的时代——宋朝。连大宋皇帝都痴迷六壬,牛人辈出(宋仁宗最嗜六壬,故其时习此学者甚多)。凌福之生活 的年代,离大六壬一代宗师邵彦和的年代不远,得以保存并总结了邵彦和等牛人的经验。并且,《毕法赋》的口诀和注释都是凌福之所写,将其口诀阐述得非常清 楚,避免后人学习时误入歧途。

清朝六壬名家程树勋评价它:“宋仁宗最嗜六壬,故其时习此学者甚多,而以元轸、苗公达为最。至徽宗、高宗时,邵彦和一出,又架诸人之上。理宗时,有凌福之等本邵公之法作《毕法赋》,于是诸法咸备,至平至当,一扫疑神疑鬼之习气”。

纪晓岚主编《四库全书》时,在《四库总目提要》中也对《毕法赋》有高度评价:“宋凌福之撰。福之履贯未详。核其自序,盖理宗宝庆间人也。始徐道符作 《六壬心镜》,建炎中又有邵彦和者著书,名曰《口鉴》,以阐明徐氏之说。后多为俗学所窜乱,福之因用彦和法作七言百句注释之,以成此书,融贯旧说,而缀以 心得,独为精当。自序谓虽言词鄙拙,实决断之幽微,可为定论。世之言壬术者,多奉为秘钥。亦载《六壬大全》中,故与《心镜》并存目焉”。

《毕法赋》全文如下:
前后引从升迁吉,首尾相见始终宜。
帘幕贵人高甲第,催官使者赴官期。
六阳数足须公用,六阴相继尽昏迷。
旺禄临身徒妄作,权摄不正禄临支。
避难逃生须弃旧,朽木难雕别作为。
众鬼虽彰全不畏,虽忧狐假虎威仪。
鬼贼当时无畏忌,传财太旺反财亏。
脱上逢脱防虚诈,空上乘空事莫追。
进茹空亡宜退步,踏脚空亡进用宜。
胎财生气妻怀孕,胎财死气损胎推。
交车相合交关利,上下皆合两心齐。
彼求我事支传干,我求彼事干传支。
金日逢丁凶祸动,水日逢丁财动之。
传财化鬼财休觅,传鬼化财钱险危。
眷属丰盈居狭宅,屋宅宽广致人衰。
三传递生人举荐,三传互克众人欺。
有始无终难变易,苦去甘来乐里悲。
人宅受脱俱招盗,干支皆败事倾颓。
末助初兮三等论,闭口卦体两般推。
太阳照武宜擒贼,后合占婚岂用媒。
富贵干支逢禄马,尊崇传内遇三奇。
害贵讼直作曲断,课传俱贵转无依。
昼夜贵加求两贵,贵人差迭事参差。
贵虽在狱宜临干,鬼乘天乙乃神祗。
两贵受克难干贵,二贵皆空虚喜期。
魁度天门关隔定,罡塞鬼户任谋为。
两蛇夹墓凶难免,虎视逢虎力难施。
所谋多拙逢网罗,天网自裹己招非。
费有余而得不足,用破身心无所归。
华盖覆日人昏晦,太阳射宅屋光辉。
干乘墓虎无占病,支乘墓虎有伏尸。
彼此全伤防两损,夫妇芜淫各有私。
干墓并关人宅废,支坟财并旅程稽。
受虎克神为病症,制鬼之位乃良医。
虎乘遁鬼殃非浅,鬼临三四讼灾随。
病符克宅全家患,丧吊全逢挂缟衣。
前后逼迫难进退,空空如也事休追。
宾主不投刑在上,彼此猜忌害相随。
互生俱生凡事益,互旺皆旺坐谋宜。
干支值绝凡谋决,人宅皆死各衰羸。
传墓入墓分憎爱,不行传者考初时。
万事喜忻三六合,合中犯杀蜜中砒。
初遭夹克不由己,将逢内战所谋危。
人宅坐墓甘招晦,干支乘墓各昏迷。
任信丁马须言动,来去俱空岂动宜。
虎临干鬼凶速速,龙加生气吉迟迟。
妄用三传灾福异,喜惧空亡乃妙机。
六爻现卦防其克,旬内空亡逐类推。
所筮不入仍凭类,非占现类勿言之。
常问不应逢吉象,已灾凶逃返无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