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占星师:蝴蝶效应(一)

蝴蝶效应

在中国历代王朝的创建者里,朱元璋是很特别的一位,特别在于他的出身。放牛娃出身,做过长工,当过和尚。穷点不是啥大问题,甚至是优点,长期扎根基层,了解人民群众疾苦。所以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,老朱有露脸的时候,通常形像都还是蛮正面的。

但问题是,老朱家太穷了。

朱元璋苦逼的人生,对他的人生观产生了严重的影响。他从小吃不饱,眼睁睁看着父母兄弟饿死。他亲眼目睹官吏贪赃枉法,不顾人民死活,所以他憎恨贪官。他觉得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,是公仆,不是来享受的。

除了憎恨贪官,朱元璋还打心底厌恶那些文人和商人。他的大半生,已经定格在“种田、放牛、当和尚、打仗”上面了。鲜衣怒马,风花雪月,这种高富帅的生活,几乎没有与他的人生发生交集,直到后来的排斥与厌恶。在他的人生华丽的完成了屌丝到皇帝的逆袭之后,坐在龙椅上,充斥他往昔记忆的,还是那些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田野,那些新鲜的热腾腾的牛粪,或许还有那些白净水灵的村姑妹子!

找老婆,还是得找那样的啊!能持家,能生儿子,不吵不闹,就够了。

所以,老朱留下祖训,明朝的皇帝、亲王,都不许娶大臣的女儿。从根源上断绝大臣与皇家结亲,出现内外勾结的事情。终明一朝,从来没有出现过外戚干政。主要是老丈人家都是贫下中农,顶多也就是个小公务员,没势力,也没能力。一朝女儿伴在君王侧,拿点银子花花,再弄个一官半职,也就知足了。至于干预朝政,就算有那个想法,也没那个能力。

明朝三百年,真是做到了后妃莫问出处。整个明朝,除成明成祖朱棣的徐皇后出身显赫之外,其它后妃宫嫔,都以是选秀女方式,从民间平民百姓或低级官员家选取。

明朝选皇后,选妃子,首重德。这个德,按明朝的标准,就是勤勤恳恳,话到嘴边想三分,行事低调不张扬。至于漂不漂亮,无关紧要,甚至是要扣分的。皇帝也是要接受包办婚姻的,娶什么样的老婆,由不得自己。长得太漂亮,估计连皇帝的面都见不着,就被一帮太监宫女投了反对票。这可是给皇帝选老婆,你选个大美女送过去,是想媚惑皇帝,让他沉迷女色么?

皇帝可不是个轻松的职业,职位过于热门,竞争压力大。每天上班超过八小时,全年无休。除了学历之外,有一副能承受高强度工作的好身板也是必要条件。每晚XXOO,身体又不是铁打的,哪能吃得消。家国天下,皇帝得为了江山社稷,必须每天超负荷的工作。

按这样一套“政治正确”的标准筛选下来,在明朝当个皇帝也真够悲摧的,君临天下,富有四海,每天上班被大臣们骂,下班了想儿女情长一下,结果……怎么说呢,那感觉,就是你好不容易看完了《新闻联播》,终于可以换台了,怀着看《非诚勿扰》的期待扑过去,尼玛,原来是《晚间新闻》。

朱由检,我们一般叫他崇祯。

作为明朝最后一位皇帝,在找老婆这件事情上,崇祯是幸运的。他除了有个贤良淑德的大老婆——周皇后,还有个貌美如花而且精通音乐的小老婆,也就是卓怀王的母亲田贵妃。

美女,对明朝皇帝的老婆这个群体,绝对是稀有动物。田贵妃是当之无愧的美女,不光是美貌,她还拥有那个时代女性少有的才艺。因为,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出身——扬州瘦马!

历史上扬州的美女,大多出自于后来名满天下的“扬州瘦马”。扬州处于长江与淮河的交汇之处,景色宜人,气候温和。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在这种潮润暖糯气候滋养下,扬州的女性也生得温婉动人,柔情似水。

田贵妃,名叫田秀英。她出身青楼,青楼并不是一个很上流的地方,但也不是一个很下流的地方。不要听到青楼,就想到怡红院之类。青楼除了卖身,卖艺才是主业。在那个没有电影,没有网络游戏,夜生活贫乏地时代,青楼肩负着丰富广大人民群众娱乐生活的历史重任。

青楼按现在的观念来看,更多的是娱乐业。但田贵妃的这个出身,终究不是一个很体面的事情。不过,没有关系,这里是明朝!

多年以后,崇祯接过哥哥的皇位,登上风雨飘摇的大明权力峰顶,怀里搂着如花似玉的小老婆。忍不住问了心里一个多年的疑问。

崇祯:“听说你们娱乐圈很乱”?

田贵妃:“嗯”!

崇祯:“听说还有潜规则”?

田贵妃:“……“

崇祯:“呃……你没有被潜吧”?

田贵妃涨红了脸,轻咬着嘴唇,顿了顿:“没有”。

(待续)

明朝占星师:悼怀王

悼怀王

公元1637年12月4日,北京城已经进入深冬,异常寒冷。树上的叶子枯萎后,经过几次来自西伯利亚凛冽的大风吹过,都已落尽,偶有几片黄叶执着的挂在树梢,摇曳着,拍打着枝干,噼噼啦啦的响。那时候还没有雾霾,京城的天空湛蓝如水!

这天傍晚,陈公献的寓所来了一位客人。20岁左右的样子,面白无须。他静静的站在院内,等人进去通报。他不急,很悠闲的拢着手。虽然那位他要见的人,是名震京城的六壬大师——陈公献。而他,籍籍无名,只是后来陈公献在《大六壬指南》中有一句话记下了他的名字——陈国用。据说很多达官贵人要找这位六壬大师求占一课都很难,但陈国用很自信,自己今天一定能见着。而且宫里太无聊了,能够出宫办事,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。

陈国用只是灵台一名小太监,管些观星气云物,测候灾祥的事。简单点说,就是下个流星雨,发生个日食,会不会是有什么预兆,就归灵台管。明朝内廷主要分十二监、四司、八局,合称二十四衙门,其中最牛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司礼监。灵台是个小部门,连二十四衙门都排不上,也难得有什么出宫的机会。

这次是因为田贵妃要生了,崇祯皇帝让曹化淳找人占卜一下生产的吉凶,灵台正好是管这类事,曹化淳于是就传令让陈国用去跑一趟。

陈公献在《大六壬指南》只简单的写了一句话“大司理讳化淳曹公奉上传令灵台牌子太监陈国用占东宫田妃六甲”,再没有留下其它信息。皇妃生子,按说也不是个小事。而且明朝太常寺里就有专管占卜的人。这事没有找太常寺,而是求助外援,如果仅仅是因为陈公献在京城的名气大,还是有点说不过去。那么最有可能的是,这句话里提到的三个人,其中有一个人决定了这件事情,甚至认识陈公献。陈国用显然不能在这样的事情上做主。那么,只剩下曹化淳和崇祯皇帝!

我想,陈公献会不会曾经进入过紫禁城,为明朝占卜国运。也许有吧,只是《大六壬指南》最后刊刻出版时,已经是清朝顺治九年,这些有关前朝故国的课例,自然是不方便流传的。

陈公献为此事占得六壬课如下:

   勾 合 朱 蛇
   亥 子 丑 寅
  青戌    卯贵
  空酉    辰后
   申 未 午 巳
   虎 常 玄 阴

   朱 常 朱 常
   丑 未 丑 未
   未 丑 未 癸

   官 丁未 常 
   官 癸丑 朱 
   官 丁未 常

分析得到两点结论。一,田贵妃将生下一个儿子。二,这个孩子将于卯年,也就是公元1639年夭折。

看惯了“父在母先亡”这种江湖故事的人,是不是觉得奇怪?是的,真正顶级占卜术,对事情的预测都是确定的,而不是模棱两可的。历史的实践证明,田贵妃最终生下了一个儿子,是明思宗朱由检第六子,他出生到两岁便夭折,崇祯年间被追封为悼怀王。

故事远没有结束,陈公献的这个预言,仅仅是风暴的开始!他已经看到那只蝴蝶在轻轻扇动翅膀……

【大六壬指南原文】丁丑十月癸丑日辛酉时,大司理讳化淳曹公奉上传令灵台牌子太监陈国用占东宫田妃六甲。断曰:此男子之祥也,然生而难育,应在卯年。盖因纯阴返阳,支上神与支相比,故主男必矣。然而卯年不育者何也?胎神来克无气,此追魂之魔,卯为东宫子宿,受酉将阴杀冲克,是以知其卯年不育。未几田妃生第六子,卯年命殒。

明朝占星师:帝国的脉搏

刘伯温

说起明朝那些神机妙算,未卜先知的人物,绝大多数人首先想起来的应该是刘伯温。对历史更熟悉些的人,可能会想到辅佐燕王朱棣的道衍和尚姚广孝。

但他们,都不够资格成为这本书的主角。

前朝军师诸葛亮,后朝军师刘伯温。刘伯温的名头很响,但可惜的是,要把他归到占星师这个群体,他的水平不够。即便够,也由于他当政治家当得过于成功,掩盖了他作为占星师的光芒。他辅佐朱元璋,经历大小战役,却很少有他以占卜决策军事的事迹。他的著作《诚意伯文集》,里面并没有占卜、命理一类的文章。《四库提要》说:“刘伯温碰上了改朝换代的兴盛之运,参与决策,在谋略方面给了朱元璋很大帮助。后来世人就把他当成神人,各种未卜先知的传闻都附会到他身上”【注1】。

而人称黑衣宰相的姚广孝,对朱棣称帝的预言,更多掺杂了他的政治目的。

他们的故事,后面再写。

我写的,首先是一本史书,其次是一本占星书。

那些惊才绝艳的人物,研究天文、历算、兵法……到如今,他们要么被诬为封建迷信,湮没不存。要么被抹掉与占星相关的活动,只留下政治家、军事家、医学家的身份。而在当时的历史中,他们运用自己掌握的技术,参与决策,预测未来。他们是一群真正洞悉宇宙规律的人。我想写写他们的事迹,正本清源,让世人了解一下真正的术数推算是如何进行。也写写明朝的那些占星师们,如何参与历史。以及,他们记录下的历史!

另一方面,明朝的那些皇帝和重要的历史人物,很多都留有准确的出生时辰。我也会运用八字和紫微斗数,以命理的方法,剖析他们的内心与人生轨迹。这其实也是很好的一个研究历史的途径。

第一个要写的,是明朝六壬大师陈公献。三百多年前,他写下了一本伟大的著作《大六壬指南》。这是所有研习大六壬的人奉为圭皋的一本书。也是自南宋凌福之的《毕法赋》以来最重要的六壬学著作。

陈公献出身于明朝末年扬州的一个军人世家。祖父,父亲,兄弟,多从政或从军。陈公献自幼熟读兵书,正是在这种环境下,让他得以从兵书中研习六壬,为后来攀登到明清以来六壬学的顶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既然世代从军,陈公献本来也想献身大明王朝的国防事业,曾经在兵部尚书王象乾手下做事。但终究只是一个中下级文职军官,没有做出太大的成绩,加上被人诬陷,心灰意冷,干脆就放弃建立军功的想法。从此潜心研究六壬,寒暑不缀,并最终为我们留下《大六壬指南》这一宝贵财富。

陈公献虽然后来没有在明朝军界发展,但他有一个哥哥陈公明却延续了父辈的戎马生涯。1627年,陈公献和陈公明参加科举,他参加文试,他哥参加武举。双双被录取。第二年,兄弟二人到北京参加会试,陈公明考中武进士第三十九名。1638年,陈公明升任吴淞总兵。陈公明的军旅生涯应该说还是非常成功的,这也为陈公献接触明朝将领打下了广泛的人脉基础。陈公献借此以六壬预测军政,并记录下明朝末年这段烽烟四起,抗击清军的可歌可泣的历史。

在北京,陈公献接触到那些帝国的最高统治者,触摸到大明王朝的脉搏,直接或间接的为明朝宫廷、朝臣占卜决策。并把这一切作为案例写在他的书中。

从《大六壬指南》记录的案例来看,整个崇祯一朝,当权的大臣、太监,皇家的妃子、公主,领军的将军。很多明朝的重量级人物,都在陈公献的占卜案例中有记录。例如内阁首辅周延儒,温体仁,杨嗣昌;万历皇帝的妹妹瑞安公主;崇祯皇帝宠爱的田贵妃;柳如是的老公钱谦益……也记录下扬州十日,李自成攻破北京城,南明福王政权的覆灭等历史事件。

太乙、奇门、六壬,为古传三式,相传为黄帝战蚩尤于涿鹿之野时,九天玄女所授。其中六壬被誉为三式之最,博大精深,应验如神,尤擅长于占卜人事。它本质上是起源于古天文学。以天干地支代表星宿,以干支类象,根据天体的运动,推算福祸休咎。

关于明朝的故事,我们就从陈公献在京城的六壬占卜说起!

【注1】:基遭逢兴运,参预帷幄,秘计深谋,多所裨赞。世遂谬谓为前知,凡谶纬术数之说,一切附会於基,神怪谬妄,无所不至。方技家递相荧惑,百无一真。惟此一集,尚真出基手。其诗沈郁顿挫,自成一家,足与高启相抗。其文闳深肃括,亦宋濂、王祎之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