蝴蝶效应

明朝占星师:蝴蝶效应(一)

蝴蝶效应

在中国历代王朝的创建者里,朱元璋是很特别的一位,特别在于他的出身。放牛娃出身,做过长工,当过和尚。穷点不是啥大问题,甚至是优点,长期扎根基层,了解人民群众疾苦。所以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,老朱有露脸的时候,通常形像都还是蛮正面的。

但问题是,老朱家太穷了。

朱元璋苦逼的人生,对他的人生观产生了严重的影响。他从小吃不饱,眼睁睁看着父母兄弟饿死。他亲眼目睹官吏贪赃枉法,不顾人民死活,所以他憎恨贪官。他觉得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,是公仆,不是来享受的。

除了憎恨贪官,朱元璋还打心底厌恶那些文人和商人。他的大半生,已经定格在“种田、放牛、当和尚、打仗”上面了。鲜衣怒马,风花雪月,这种高富帅的生活,几乎没有与他的人生发生交集,直到后来的排斥与厌恶。在他的人生华丽的完成了屌丝到皇帝的逆袭之后,坐在龙椅上,充斥他往昔记忆的,还是那些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田野,那些新鲜的热腾腾的牛粪,或许还有那些白净水灵的村姑妹子!

找老婆,还是得找那样的啊!能持家,能生儿子,不吵不闹,就够了。

所以,老朱留下祖训,明朝的皇帝、亲王,都不许娶大臣的女儿。从根源上断绝大臣与皇家结亲,出现内外勾结的事情。终明一朝,从来没有出现过外戚干政。主要是老丈人家都是贫下中农,顶多也就是个小公务员,没势力,也没能力。一朝女儿伴在君王侧,拿点银子花花,再弄个一官半职,也就知足了。至于干预朝政,就算有那个想法,也没那个能力。

明朝三百年,真是做到了后妃莫问出处。整个明朝,除成明成祖朱棣的徐皇后出身显赫之外,其它后妃宫嫔,都以是选秀女方式,从民间平民百姓或低级官员家选取。

明朝选皇后,选妃子,首重德。这个德,按明朝的标准,就是勤勤恳恳,话到嘴边想三分,行事低调不张扬。至于漂不漂亮,无关紧要,甚至是要扣分的。皇帝也是要接受包办婚姻的,娶什么样的老婆,由不得自己。长得太漂亮,估计连皇帝的面都见不着,就被一帮太监宫女投了反对票。这可是给皇帝选老婆,你选个大美女送过去,是想媚惑皇帝,让他沉迷女色么?

皇帝可不是个轻松的职业,职位过于热门,竞争压力大。每天上班超过八小时,全年无休。除了学历之外,有一副能承受高强度工作的好身板也是必要条件。每晚XXOO,身体又不是铁打的,哪能吃得消。家国天下,皇帝得为了江山社稷,必须每天超负荷的工作。

按这样一套“政治正确”的标准筛选下来,在明朝当个皇帝也真够悲摧的,君临天下,富有四海,每天上班被大臣们骂,下班了想儿女情长一下,结果……怎么说呢,那感觉,就是你好不容易看完了《新闻联播》,终于可以换台了,怀着看《非诚勿扰》的期待扑过去,尼玛,原来是《晚间新闻》。

朱由检,我们一般叫他崇祯。

作为明朝最后一位皇帝,在找老婆这件事情上,崇祯是幸运的。他除了有个贤良淑德的大老婆——周皇后,还有个貌美如花而且精通音乐的小老婆,也就是卓怀王的母亲田贵妃。

美女,对明朝皇帝的老婆这个群体,绝对是稀有动物。田贵妃是当之无愧的美女,不光是美貌,她还拥有那个时代女性少有的才艺。因为,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出身——扬州瘦马!

历史上扬州的美女,大多出自于后来名满天下的“扬州瘦马”。扬州处于长江与淮河的交汇之处,景色宜人,气候温和。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在这种潮润暖糯气候滋养下,扬州的女性也生得温婉动人,柔情似水。

田贵妃,名叫田秀英。她出身青楼,青楼并不是一个很上流的地方,但也不是一个很下流的地方。不要听到青楼,就想到怡红院之类。青楼除了卖身,卖艺才是主业。在那个没有电影,没有网络游戏,夜生活贫乏地时代,青楼肩负着丰富广大人民群众娱乐生活的历史重任。

青楼按现在的观念来看,更多的是娱乐业。但田贵妃的这个出身,终究不是一个很体面的事情。不过,没有关系,这里是明朝!

多年以后,崇祯接过哥哥的皇位,登上风雨飘摇的大明权力峰顶,怀里搂着如花似玉的小老婆。忍不住问了心里一个多年的疑问。

崇祯:“听说你们娱乐圈很乱”?

田贵妃:“嗯”!

崇祯:“听说还有潜规则”?

田贵妃:“……“

崇祯:“呃……你没有被潜吧”?

田贵妃涨红了脸,轻咬着嘴唇,顿了顿:“没有”。

(待续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