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六壬之“空上乘空事莫追”

医易同源

所谓卜以决疑。有时候前路未可知,充满迷雾,踯躅不敢前行,或徘徊犹豫之时。以占卜的方式,通过卦象来分析事情的脉络,理清头绪。从而找出事物发展的趋势和方向,了解清楚吉凶的性质。吉则迎之,凶则拒之。

医生通过望闻问切,在病人尚未阐述病情时,就能精确的描述病情,病因,患病部位,症状。这样的医生无疑会让病人觉得医术高超,产生更多的信任。有时候,还有另一种情况,病人自身也是一片茫然,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出了状况,却不知道自身是哪里出了问题。或者是出于某种原因,不愿意明确的描述病情。更有讳疾忌医的人,给医生以错误的描述。如果没有过硬的医术,十有八九会误诊病情,开错药方。自然耽误治疗,搞不好小病变成大病,承受更多的病痛,花费更多的时间与金钱,甚至危及生命。

医易同源,说的是中医理论根源于易经,通过阴阳变化,五行生克来描述医理和药理。不过在业务层面,行“医”与卖“卜”,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医生要通过“问”的环节,根据病人的描述来判断病情,占卜也要需要“已知因”来推导吉凶。医生会碰到病人无法描述病症,占卜也会碰到客人没有具体的占卜事项,而这些情况,最能考验技术水平。占卜时,有已知事项,相当于单选题,好歹有个范围。反之,没有一个判断的边界,那就需要极深厚学识和丰富的联想能力了。就如同考试一样,对于每一个从书山题海中杀出来的人,相信都会觉得单选题比多选题好做。

学会大六壬,来人不用问。虽有过誉之嫌,但也可以看得出大六壬作为一门占卜术的高超之处。大六壬的三传四课中,蕴藏着极其丰富的信息,往往不需要客户描述事由,已经可以从六壬课中看出很多东西。再者,大六壬占卜时,所反映出来的事态立体而全面。经常有客户所卜问的事项之外的事情,显现在四课三传中。作为一个大六壬研究者,如果判断分析时只能根据客户占卜的事情一问一答,不能够发现隐藏的其它事情,加以预测,那只能算学到了大六壬的皮毛,是不合格的。当碰到一些客户也不知道占卜什么事情的时候,就不能从大六壬课中见微知著,提炼升华,给出准确的预测。

兹举一个前几天的客户案例。客户被上海的合作方召见,对方比较急,让客户尽快订机票飞上海,却不说是什么事情。是有好事要给个惊喜?还是坏事不方便说?正好以大六壬起课占卜,看看是什么情况。

公历:2016年3月9日
阴历:二月初一
四柱:丙申 辛卯 庚寅 壬午
月将:亥将甲申旬午未空
春分:3月20日12时37分

   子 戊子 蛇 ⊙
   官 癸巳 常 
   父 丙戌 合 

   蛇 空 虎 贵
   子 未 午 丑
   未 寅 丑 庚

   合 朱 蛇 贵
   戌 亥 子 丑
  勾酉    寅后
  青申    卯阴
   未 午 巳 辰
   空 虎 常 玄

六壬课的四课三传中,有两个比较明显的标志。《毕法赋》有云:“干支乘墓各昏迷”,“空上乘空事莫追”。明显这次去上海的行程不是什么好事。“干支乘墓各昏迷”,我不好,你也难,一对难兄难弟。双方都有损失的状态。大方向当然是凶,从更细的层面来说,“墓” 是一种隐晦、潜藏的凶,哑巴吃黄莲,不可对外人言的状态。“空上乘空事莫追”,支上又是幕贵,幕贵为休官的重要标志。临于支上,又空,上面又乘天空,谓之空上逢空,空空如也。这是要空掉的节奏。对方召见的原因,是与领导下课有关。

没几天,客户反馈。主要有两个结果。一是对方的两个顶头上司换人,一个中国区总裁也差点换人了,相当于一条线上的所有领导全部换掉了,大换血,给他工作带来很大困难。二是客户派驻上海的一个基层员工在对方工作场所犯下严重错误,不可原谅。对方这次要客户紧急去上海,除了消除大换血带来的震荡,其次就是要求客户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,尽快处理掉。也比较符合“干支乘墓各昏迷”,对上海方与客户来说,都希望捂盖子,家丑不外扬。正应了六壬课中干支上的墓库。

除了卜问事由不明的情形,在大六壬预测的应用中,还常常会有占此应彼的情况。大六壬反映的是当前时空一个总体的走向,而不是一事一问一答的单选题。如果思维僵化,拘泥在一条直线上不知变通,是会漏断错断很多事情的。六壬课就像藤蔓纵横,有主线,有分支,有交叉。既要能把握主线,又要能掌握分支。

清朝六壬名家程树勋在《壬学琐记》中说“占此现彼,壬课最多”。载有案例,当时程树勋在杭州,有江西德安人余梅波找他占卜会试——“德安孝廉余梅波先生卜来年会试”。余梅波现在是孝廉,孝廉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个什么称谓,说举人就比较好理解了。乡试考中后称举人,俗称孝廉。余梅波想占卜一下来年会试的考试情况。考中了,就相当于现代的大学教授级别了,国家给俸银,享受国务院津贴。

所以,这课的时代背景就是,清代六壬大师程树勋,在一线大城市杭州,接待了一个叫余梅波的客户。对方是高级知识分子,准备苦读一年,再考个研,考个雅思托福什么的。所以为什么说大六壬是中国古代最高层次的占卜术?因为它面向的是士大夫、精英阶层。大学教授可不是祥林嫂那么好糊弄的。文化程度不够,不说理解不了大六壬的体系结构,光是阅读六壬典籍都有困难。

余梅波占得丙子日反吟,六壬课如下。

   兄 壬午 玄 
   官 丙子 合 
   兄 壬午 玄 

   合 玄 常 朱
   子 午 巳 亥
   午 子 亥 丙

   朱 合 勾 青
   亥 子 丑 寅
  蛇戌    卯空
  贵酉    辰虎
   申 未 午 巳
   后 阴 玄 常

程树勋判断,“死神加干,死气入传”。于是告诉对方,这课虽然是占卜会试结果,但其实显示的是家里有丧事,有人要过世。余梅波惊异的问是什么人?程大师不便明说,只说是兄弟辈。但私下告诉余梅波同行的好友郑体功、吴友陶,说“梅波先生活不过十天了”!余梅波果然十天后死于竹溪寺。

《大六壬之“空上乘空事莫追”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每个事情都写得太好了,案例也解析的很清晰,我也是六壬爱好者,由于像您说的入门很难,关于毕法赋或古籍典藏之类的需要大量阅读、精读、甚至背诵,在预测学上需要很大的精力与智慧才能通往更深层次的占卜。在此向您表达敬意,后续将持续关注,期待更多好文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