庾亮手迹

东晋戴洋六壬占

庾亮手迹

二十四史中,记载皇帝、将军,以六壬用于政治与军事决策的比比皆是。其中《晋书》中《戴洋传》记载戴洋作为军师,以六壬占卜,为辅国将军庾亮提供军事行动决策的史实,其记载非常详细。

东晋咸康五年(339年),庾亮趁石勒死后,后赵政局不移,意图收复北方领土。于是请求解任豫州刺史而改授给征虏将军毛宝,毛宝于是以监扬州江西诸军事、豫州刺史的身份与西阳太守樊峻领一万精兵守邾城。庾亮自己镇守武昌。

公元339年,阴历九月的某一天,武汉的天气还是骄阳似火的时节。庾亮安排毛宝领一万精兵去守邾城。经历一千多年,邾城现在是武汉新洲区的位置。毛宝临行前,庾亮叫来军师戴洋,大约是在战前会议上,有如下对话。

戴洋:毛将军这次去镇守邾城,会战死沙场,时间就在今年。近期会有敌军前来报仇,最好派兵远距离侦察巡逻。
毛宝:会发生在什么时候?
戴洋:五十日内。

毛宝听从戴洋的预测建议,把老婆孩子都安置在武昌。

同时,后赵的石虎对庾亮的军事行动非常愤怒,派手下将领五万人攻东晋荆州和扬州北部,另领二万骑攻邾城。毛宝于是向武昌的庾亮求援,庾亮认为邾城很坚固,再坚持一段时间不是问题,就没有及时派兵。庾亮和戴洋都在武昌,庾亮于是让戴洋以六壬起课占卜战局会如何发展。戴洋起得丁亥日寅将子时课,推断敌军必来,但在武昌这边不会讨到什么好处,会撤退。《晋书·戴洋传》中原文为:“十月丁亥夜半时得贼问,干为君,支为臣,丁为征西府,亥为邾城,功曹为贼神,加子时,十月水王木相,王相气合,贼必来。寅数七,子数九,贼高可九千人,下可七千人。从魁为贵人加丁,下克上,有空亡之事,不敢进武昌也。”

戴洋为庾亮所起六壬课,占于东晋成帝咸康五年,年干支己亥,公元339年12月3日,农历十月十六。小雪后9天,大雪前。月建亥,月将寅。

    空 常 阴 贵
    卯 丑 亥 酉
    丑 亥 酉 丁

    财 乙酉 贵 ⊙
    官 丁亥 阴 
    子 己丑 常

    朱 蛇 贵 后
    未 申 酉 戌
   六午    亥阴
   勾巳    子玄
    辰 卯 寅 丑
    青 空 白 常

按此课传,并无游都,“不见游都视天乙,临处还同都将推”。天乙贵人酉加干发用,故贼兵必来。“有时干上乘空者,正时加减不虚传”,正时子,地盘子上临寅,寅为七数,子为九数,故戴洋断曰贼多则九千人,少则七千人。天乙酉加丁发用,酉落空,丁克酉,冬占酉休囚,故断不敢攻武昌,不攻城而退。干为武昌,支为邾城,三传回还,干上贵人,自干传支,贼兵必然游走而掩袭邾城。末传丑加支克支,干上酉乘吊客,支上丑乘丧门,“丧吊全逢挂缟衣”,太常又主丧服,故三军皆服缟素,主帅战死。

后来石虎果然没有进攻武昌,转而去攻打邾城。张貉攻陷邾城,毛宝和樊峻突围逃走时在长江溺死,应验了戴洋九月的预言。

庾亮自邾城陷落后就因忧慨而患病,终于在咸康六年(340年)逝世,享年五十二岁,追赠太尉,谥文康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书圣王羲之当时也在武昌参与参庾亮军事,不知与戴洋关系如何!

《晋书·戴洋传》:
五年,亮令毛宝屯邾城。九月,洋言于亮曰:“毛豫州今年受死问。昨朝大雾晏风,当有怨贼报仇,攻围诸侯,诚宜远侦逻。”宝问当在何时,答曰:“五十日内。”其夕,又曰:“九月建戌,朱雀飞惊,征军还归,乘戴火光,天示有信,灾发东房,叶落归本,虑有后患。”明日,又曰:“昨夜火殃,非国福,今年架屋,致使君病,可因烧屋,移家南渡,无嫌也。”宝即遣儿妇还武昌。寻传贼当来攻城,洋曰:“十月丁亥夜半时得贼问,干为君,支为臣,丁为征西府,亥为邾城,功曹为贼神,加子时十月水王木相,王相气合,贼必来。寅数七,子数九,贼高可九千人,下可七千人。从魁为贵人加丁,下克上,有空亡之事,不敢进武昌也。”贼果陷邾城而去。亮问洋曰:“故当不失石城否?”洋曰:“贼从安陆向石城,逆太白,当伐身,无所虑。”亮曰:“天何以利胡而病我?”洋曰:“天符有吉凶,土地有盛衰,今年害气三合己亥,己为天下,亥为戎胡,季龙亦当受死。今乃不忧贼,但忧公病耳。”亮曰:“何方救我疾?”洋曰:“荆州受兵,江州受灾,公可去此二州。”亮曰:“如此,当有解不”?”洋曰:“恨晚,犹差不也。”亮竟不能解二州,遂至大困。洋曰:“昔苏峻时,公于白石祠中祈福,许赛其牛,至今未解,故为此鬼所考。”亮曰:“有之,君是神人也。”或问洋曰:“庾公可得几时?”洋曰:“见明年。”时亮已不识人,咸以为妄,果至正月一日而薨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